"

注册即送39 无需申请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注册即送39 无需申请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注册即送39 无需申请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首頁 >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第802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第802卷

互聯網 2021-04-17 11:57:54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

第八百二卷目錄

蹴踘部彙考

汪雲程蹴踘譜〈毬門社規毬門式毬門物色毬門人數下場口訣

一人場戶二人場戶三人場戶健色名踢撘名色打揎訣下截解數中截解

數上截解數成套解數坐地解數禁踢訣那展側腳訣取樣蹺踢側腳捷訣

官場下作輸贏籌數錦語不踢訣〉

蹴踘部藝文一

鞠城銘漢李尤

溫湯御毬賦唐閻寬

內人蹋毬賦〈以仁疑玉毬仰術為韻〉闕名

氣毬賦仲無頗

蹴踘部藝文二〈詩〉

幸梨園亭觀打毬應制〈并序〉唐沈佺期

前題崔湜

打毬篇〈并序〉蔡孚

幸梨園觀打毬應制武平一

酬韓校書愈打毬歌張建封

觀打毬有作楊巨源

拋毬樂詞〈二首〉劉禹鍚

拋毬樂詩〈二首〉皇甫松

觀打毬張祐

宮詞〈二首〉蜀花蕊夫人費氏

題明皇打毬圖宋晁無咎

宮詞楊太后

春詞元薩都剌

蹋踘篇〈二首〉郭翼

?〈蹋踘〉楊維楨

賀鐵崖先生蹋踘篇明袁華

端午賜觀騎射擊毬侍醼王紱

端午日觀打毬應制王直

蹴踘沈一貫

蹴踘部紀事

蹴踘部雜錄

蹴踘部外編

藝術典第八百二卷

蹴踘部彙考[編輯]汪雲程蹴踘圖譜[編輯]毬門社規[編輯]

初起毬頭,用腳踢起與《驍色》,驍色挾住至毬頭,右手頓在毬頭膝上,用膝築起一築,過不過,撞在網上。?下來,守網人踢住與驍色,驍色復挾住,仍前去頓在毬頭膝上築過,左右軍同,或賽二籌,或賽三籌,拈??分前後,築過數多者勝,眾以花紅利物酒果鼓樂賞賀焉。

毬門式毬門式毬門物色[編輯]

職事旗毬門彩紅綠絹插戴花,插戴旗。紅纓銅鈴,銀盤,銀盞,香案果盒利物。

排旗引旗,幌索網上傘。

毬門人數[編輯]

都部署校正、社司知、賓正,挾副,挾解、蹬毬、《挾色》、主會、守網節級、驍色,會幹都催,左軍、右軍,出尖《斜飛》。

下場口訣[編輯]

身如立筆?!瓷碛薄凳秩缣嵛??!词钟埂怠干碛谩埂缎病??!匆稹怠崔D〉腳用《活立》?!匆S〉

一人場戶[編輯]

「直身正立,不許拗背,或打三截解數,或打成套解數,或打活解數」,一身俱是蹴踘,旋轉縱橫,無施不可。雖擅場校尉,千百中一人耳。

二人場戶[編輯]

每人兩踢,名「打二」《曳開》大踢,名「白打」;一人單使腳,名「挑踢」;一人使雜踢,名「廝弄?!挂辔┬N灸苤?。

三人場戶[編輯]

校尉一人茶頭一人子弟一人立站,須用均停。校尉過輪與子弟,子弟用右,膁與茶頭,須轉一遭,方使雜踢,所謂「拋下須當右」者是也。又有順行轉動,名「小官場」,三人定位,名「三不顧」,一人當頭名「出尖」,自古及今,罔能或易。其他如四人場戶名「下火」,五人場戶,名「小出尖」,六人場戶,名「大出尖」,七人場戶名「落花流水」,八人場戶名《涼傘兒》,九人場戶名《踢花心》,十人場戶名《全場》。俱是巧立名色,錯亂喧鬨,頗為不經。茲並削去,不使淆諸譜焉。

健色名[編輯]

《六錠銀》:《虎掌》?!度嗽聢A》。

《古老錢》:《鎖子》《菊葵花》。

不斷雲曲水,萬字雲臺月。

五角《六葉龍》旋羅虎掌。

《香煙篆》斗底葉底桃。

「靈花」虎掌側金盞龜背。

鵓鴒頭,梨花虎掌一對銀。

《一瓶花》,「十二月」,兩朵雲,

踢搭名色[編輯]

內外膁:「左右兩膁?!埂浮度氩健纺d:左右分膁?!埂缸笥彝昴d」,「左右空膁」,「左右擺膝?!埂缸笥覂上ァ?,「左右攝膝?!?/p>

迓鼓膝,左右旋膝。?子膝:「入步膝?!埂竿挡较ァ?、「走馬膝?!?/p>

《左右兩拐》。兩逼拐,兩捽拐。

《兩聽拐》不?拐:左右攝,泊拐入步。拐:左右捎,拐《背劍拐》。

《銷腰拐》?!杜麙旃铡??!秲赡_下拐》。

《鴛鴦拐》?!逗仙裙铡??!肚酶铡?。

《兩殺拐》:兩右兩搭,左右單搭。

左右拗搭,左右攝搭,入步搭。

「剪搭左右」、「分搭左右」八字。

左右拗八字摘步,八字左右兩拔摟。

「左右側拔摟」,左右「斜蹬」走馬蹬。

「左右展蹬?!埂读餍堑拧??!缸笥艺??!?/p>

「兩拗蹬?!埂覆弧?b>?蹬,左右飛蹬,提袍;蹬,鎖腰;蹬,左右兩抄。

《左右聽抄》,《側腳背抄》,《左右入步抄》。

《走馬抄》,左右捻,虛捻。

「滿腳捻」不?捻,「拍板捻,左右拐捻,側捻,《魚兒捻》?!?/p>

《寶捻》,引,腳捻,「拜捻?!?/p>

雙腳捻左右兩肩,左右「丁」字捻。

《斜肩》:《側肩》《背肩》。

《左右足幹》?!墩鼓_》幹,拗腳幹。

單腳幹。不?足幹、鎖腰足幹、畫眉足幹、入步足幹、圓光足幹

「披肩足幹」,提袍足幹,鴛鴦足幹。

打揎訣[編輯]

《打揎》添氣也。事須易而實難,不可太堅,堅則健色浮急,蹴之損力。不可太寬,寬則健色虛泛,蹴之不起。須用九分著氣,乃為適中。

下截解數[編輯]

腳面住腳頭轉關。

《雙轉關》「虛捻」「側捻?!?/p>

滿捻腳頭,實捻正騎。

「剪騎側騎」《鳳銜珠》,

《疊腳滿》,疊腳挑葉。

《鵝插食》,步步隨,滿樹花,

中截解數[編輯]

《巧膝蹬三捧》,敲下珠簾。

膝。?踏。??子、膝孤注拐

上截解數[編輯]

《砑金領》《大過橋》,《拗鬢》。

《拗挾》《摺疊鬢》?!妒拄W》。

「透鬢《三點金》」,斜插花。

《畫眉兒》,《五花兒》,《風擺荷》。

《掉水燕》《鶯落架》《劈破桃》,

仙人過橋燕,歸巢玉項牌。

《套玉環》,《掛玉鉤》,《玉闌干》。

繡帶兒,飛挾《十字繡帶》。

《飛鬢繳腦》錯認鬢。

《野馬跳澗》復還京,《朝天子》。

《節》?!腹澑??!?/p>成套解數[編輯]

《一套:實捻》《虛捻》《雙實捻》。

「雙虛捻?!?「滿腳捻?!?

二套左右那實??〈按字典無此字〉左右腳面住。?

《膁》。?《拐》。?

三套,左右白住《鳳銜珠》。

左右「《鵝插食》鳳銜珠?!?

左右繡帶鳳銜珠

左右挑起一尺,落下《鳳銜珠》。

《四套》:一對正騎,一對「挾騎?!?/p>

《朝天正騎》,一對拗騎。

一對《剪騎朝天拗騎》。

「五套《搊拾》」《白住》,兩捧巧《白住》。

三捧巧白住

《六套轉關疊腳》《左右疊腳》。

左右雙疊腳

七套「左右脅外繡帶,左右肩下繡帶?!?/p>

面前十字繡帶

「八套」左右砑金領,挾左右,大過橋挾。

左右飛挾

《九套》:「左右摺疊鬢,左右十字鬢?!?/p>

左右飛鬢,左右透鬢。

左右拗鬢

《十套朝天燕歸巢》《斜插花燕歸巢》。

《三跳澗》,燕歸巢,朝天子燕歸巢。放下腳面住,飛起燕歸巢。

十一套《朝天仙人過橋》《朝天掉水燕》;

朝天畫眉兒,朝天風擺荷。

「朝天劈破桃,朝天野馬跳澗?!?朝天套玉環,朝天掛玉鉤。

坐地解數[編輯]

腳面住左右膁《砑金》領大過橋,掉水燕風擺荷。

《五花兒》玉蘭干急三踢,

《仙人過橋》,《右左摺疊鬢》?!兑榜R跳澗》。

禁踢訣[編輯]

《左右幹》:望下?!俄橈L拐》望下?!秲商摺吠?。

頭踢望下,《右膝》望下,《右膁》望下,《左擺摟》望下,《右肩》望下,「《右抄》望下?!?/p>

《左抄》「望下?!褂野俗帧竿??!?/p>那展側腳訣[編輯]

「那腳即是入步。側腳須當步穩,務要隨身倒步,不可亂那動腳。如踢氣毬,只可說不可踢。若踢動,一踢都不是,須要明師開發,親手撇出,教一踢有一踢,撇一踢,得一踢,休想場戶上尋得一踢來?!谷绶涸谟夷d上來,就將右腳向右邊卻使左膁;如泛在左膁上來,就將左腳向左使右膁;如左上泛短,先入右腳,卻使左踢撘。如右上泛短,先入左腳卻使右踢搭。如右上泛深,用左腳向後,卻使右腳踢搭。如左上泛深,使右腳向後,卻使左踢撘。如右上泛深闊,使左腳去右腳根後,使右踢搭;如左上泛深闊,使右腳去左腳根後,使左腳踢搭?;虺蚰?,兩踢或蹬、或鎖腰、或披肩,並以高為易,以低為難也。

取樣蹺踢側腳捷訣[編輯]

「那步《迓鼓》」膝側腳,?子膝:倒腳畫眉,那步圓光;足幹,那步兩踢;側腳鎖腰,那步逼拐,那步八字,那步攝膝,那步滿腳捻,那步「不」?拐:側腳聽拐,那步走馬抄那腳步步隨。側步披肩,那步走馬膝側腳脅下拐,那步擺膝。

官場下作[編輯]

「迎頭拐」論「居中來使右腳向左腳根後,卻用左?!?/p>

拐下

《入鬢拐》論過右來,將左鬢迎入,下《右拐》使搭出。

《合扇拐論》:「從右過側腳,先使左拐,後用右拐出?!?/p>

尋論

《背劍拐論》過頭出,使左拐;從右肩後出,使踢出。

《畫眉拐》:左拐高起到面上過,如畫眉相似,尋論急斜拐下,若右拐過頭向前後使搭論。

十字拐,先使左拐,後使右拐,如《十字意》。

疊二拐不問左右,連兩拐尋論。

鴛鴦拐,先下左拐面前過,後用右拐出。

日上三竿,不問左右,連三踢,或三搭後尋,論膁拐;論泛。右來腳向右,使右拐用關搭出,論捎拐,論泛;背後落身望前使拐頭上過出,論。鯉魚潑刺,下一左拐或右拐,一膝一蹬以搭出,論;鳳翻身,論泛;後落轉身,或下拐,或下搭,或蹬腳。

轉身

《聽拐》下左拐頭歪望右,下右頭歪向左使耳。

秋千搭,先起膝高抬,伸腳使搭尋出論。

招搭:「先使腳尖相迎,招後用搭下尋」,論夜叉扳搭右拐,論側步去右邊,後使左搭高起,請搭:用兩手相請意後下,或左搭,或右搭,尋

鎗拐下一,或左拐,或右拐,直直起落,使搭出。

《和尚》《投并論》看,高來直下,兩手作圍,使健色圍內。

下雙捻

實捻正面,論來低毒,便使捻下。

《一字搭》:右腳向左邊劃過,右如寫一字意後尋考證.svg

《磨搭》使腳如推磨一般,下搭尋論。

花肩:用左肩攝住放下,使足幹上,右肩下出。

《驍膝》使膝高起下住足幹,再起膝上放下尋。

《屏風拐論泛闊》,左那腳向左下,右拐高起右上。

尋論

《跨口拐》正面泛來,不動腳,使撘下。

圓光拐下一左拐從頭上過,如圓光一般,右上。

尋論

錯認《拐論》泛,右拐臨下右腳那向右使,右拐下摺疊拐左右上一般,或一邊,或兩邊,連三拐四。

五拐尋論

「騎住」,認得泛真。下正騎,「剪騎,拗騎?!?/p>輸贏籌數[編輯]

「膁辭不到者,輸一小籌踢脫,輸一大籌失圍出論,輸一小籌;過頭不到,輸一大籌。出論壓左,輸一小籌不到,輸一大籌?!蹲笳撏涤蚁隆?,輸一小籌踢脫,輸一大籌迎頭下右,輸一小籌踢脫,輸一大籌轉身趕趁,輸一小籌踢脫,輸一大籌下搭重四拐,輸一小籌踢脫,輸一大籌無關搭出論,輸一小籌踢脫,輸一大籌。下論『轉身』」,輸一小籌;《踢脫》輸一大籌;《入步拐》,輸一小籌;《踢脫》輸一大籌;《騎頭出論》,輸一小籌;「不到差」,輸一大籌;《退步下搭》,輸一小籌;《踢脫》輸一大籌。

錦語[編輯]

解數?!匆弧悼蹦d?!炊怠掇D花枝》?!慈怠痘鹣隆??!此摹怠镀て啤??!次濉党黾??!戳德浠魉??!雌摺?/p>

斗底?!窗恕怠痘ㄐ摹罚骸淳拧等珗??!词?/p>

健色?!礆鈿隆荡蜣??!刺須狻堤須??!闯晕铩祳A氣?!聪酄帯邓逇??!粗芯啤怠冻臁??!唇砻薄怠豆沾睢罚骸葱ァ祮坞??!礋o錢〉《夾脬》?!从锈n〉脬聲?!囱哉Z〉幕串?!炊嗫凇稻W兒?!匆路怠渡暇W》:〈上蓋〉《下網》?!囱e衣〉《補踢》?!磶质隆淀樞??!锤S〉水脈?!淳啤底隳??!达枴得}透?!醋怼低柿??!答嚒?b>?動?!葱小瞪鲜??!吹谩迪埋R?!磁c〉入步?!磥怼怠锻帷??!床缓谩祱A?!春谩怠度刖W》?!催M星〉五角,〈村〉遭數:〈老〉《踢透》?!此馈祷⒄??!词帧怠渡夜铡??!瘁帷登督牵骸聪埂的d辭:〈去〉插腳?!聪蚯啊?/p>不踢訣[編輯]

網兒裡飲酒後,筵席前氣毬表乾有風起,泥水處無子弟,燈燭下無下網,見相識。

蹴踘部藝文一[編輯]《鞠城銘》漢·李尤[編輯]

圓鞠方牆,倣象陰陽。法月衡對,二六相當。建長立平,其例有常。不以親疏,不有阿私。端心平意,莫怨其非。鞠政猶然,況乎「執機?!?/p>《溫湯御毬賦》唐·閻寬[編輯]

天寶六載,孟冬十月,霜清東野,斗指北闕,已畢三農,亦休百工?;实鬯紲販槃?,幸會昌之離宮。越三日,下明詔,伊蹴踘之戲者,蓋用兵之技也。武由是存,義不可捨。頃徒習於禁中,今將示於天下。廣場惟新,掃除克淨。平望若砥,下看猶鏡,微露滴而必聞,纖塵飛而不映。欲觀乎天子之入,先受乎將軍之令。宛駒冀駿,體佶心閑。銀鞍月上,華勒星還。細尾促結,高鬐難攀。儼齊足以驤首,待馳騖乎其間。羽林孤兒,力壯身勇,蓋稷門而未健,攀秦鼎而非重。積習為常,成規親奉。咸技癢而願效,望鳴鑾而跂踵。雲開紫殿,日臨丹墀。無譁眾士,其局各司。聖神之主於是乎帥師君前,決死且不敢辭。珠毬忽擲,月仗爭「擊。并驅分鑣,交臂疊跡?;蚰苛舳瓮?,或出群而受敵。稟王命以周旋,去天威兮咫尺。有騁趫材,專工接來。未拂地而還起,乍從空而倒迴。密陰林而自卻,堅石壁而迎開。百發百中,如電如雷,更生奇絕。能出慮表,善學都盧。仍騎騕褭輕劇,騰狖迅??。鷙鳥梢虛而訝人,手長攢角而疑馬。身小分都驟」滿,別部行收。哮噉則破山盪谷,踴躍則跳巒簸丘。爭靡違於君子,中寧謝於諸侯。況賞罰之必信,旌君國之大猷。其中志氣超神,眉目勝畫。地祇衛蹕,山靈捧靶。眾沸渭以紛紜,獨雍容而閑暇。峨冠而雲散五色,揮策而日迴三舍。狀威鳳之飛翔,等神龍之變化。此神人兮有作,豈臣子之齊駕?是時也,天宇闢,睿情歡。命京尹將屬官,美斯場之寵麗,成今日之遊盤。詳其指揮,雅標幹事之首;察其任使,孰為知人之難。遂賞功而褒德,何縑縞之戔戔?尹乃拜首稽首,逡巡不受,曰:「子來之功,臣何力之有?」夫稱物以平施,則可大而可久。故職司與役徒,亦恩加其賜厚。且稱茲藝精鍊,古來罕見。寓今斯成,伐謀是擅??梢哉鸠B戎狄,康寧宇縣。漢祖未誤,果有白登之圍;唐堯闕修,載勞丹浦之戰。然明者睹於未兆,戒者圖於不見。城誠狹,頗積往來之勤;馬雖調,恐生銜橛之變。憑覽則至樂,躬親則非便。帝曰:「俞」,忠哉真知言之選。

《內人蹋毬賦》〈以仁疑玉毬仰術為韻〉闕名[編輯]

毬,猶求也。展轉馳逐兮,將求仁而得仁。毬上有嬪;毬以行於道,嬪以立於身。出紅樓而色妙,對白日而顏新。曠古未作,于今始陳。俾眾伎而皆掩,擅奇能而絕倫。於是揚袂疊足,徘徊躑躅,雖進退而有據,常兢兢而自勖。毬體兮似珠,人顏兮似玉;下則雷風之宛轉,上則神仙之結束。無習斜流,恒為正遊。毬不離足,足「不離毬。弄金盤而神仙欲下,舞寶劍則夷狄來投?!狗街峋任渲?,修神仙之術。但欲揚其善教,豈徒悅其淑質。謂艷色兮可輕,使宮女兮程功而出。疑履地兮不履其地,疑騰虛兮還踐其實。當是時也,華庭縱賞,萬人瞻仰。洛神遇而恥乘流,飛燕逢而慚在掌。幾看制而動息,幾度紛而來往,倏而「復歸于雲霄?!购挝⒚钪龌?。

《氣毬賦》仲無頗[編輯]

「氣之為毬,合而成質,俾騰躍而攸利,在吹噓而取實?!贡M心規矩,初因方以致圓;假手彌縫,終使滿而不溢。茍投足之有便,知入門而無必。時也廣場春霽,寒食景妍,交爭競逐,馳突喧闐?;蚵缘匾酝枳?,乍陵空以月圓??赊D之功,混成之會,雖無侶而是匹,諒有皮之足貴,《傅毛》非取,奚資蔚矣之文;實腹可嘉,且養浩然「之氣?!褂^夫渾兮無覆,塊若有形。方勞擊觸,曾匪遑寧。其升木也,許子之《瓢始掛》;其墜地也,魏王之《瓠斯》零。懼欲擠于溝壑,將不出於戶庭。智不待乎扃鎖,妙乃存乎苞裹。堅彊斯致,雖吐納之在君;蘊畜為功,信盈虛而自我。念脩完之是急,如穿鑿之忘可。勿懷棄擲,委質操持。捨之則藏,豈凝滯之興誚?蘇而復上。猶輕舉之可思。彼跳丸之與蹴踘。又何足以加之。

蹴踘部藝文二〈詩〉[編輯]《幸梨園亭觀打毬應制〈并序〉》唐·沈佺期[編輯]

《詩紀》:「景龍四年春二月。上御梨園。命三品以上拋毬拔河。韋巨源、唐休璟衰老?!?隨緪踣地不能興。上及皇后妃主臨觀大笑。

「今春芳苑遊,接武上瓊樓?!雇疝D縈香騎,飄颻拂畫毬。俯身迎未落,迴轡逐傍流。祇為看花鳥,時時誤失籌。

《前題》崔湜[編輯]

年光陌上發,香輦禁中遊。草綠鴛鴦殿,花明翡翠樓。寶杯承露酌,仙管雜《風流》。今日陪歡豫,皇恩不可酬。

《打毬篇》〈并序〉蔡孚[編輯]

臣謹按:「打毬」 者,往之蹴踘,古戲也,黃帝所作,兵勢以練武士,知有材也。竊美其事,謹奏?!洞驓缕芬徽?,凡七言九韻。

「《德陽宮》北苑東頭,雲作高臺月作樓。金鎚玉鎣千金地,寶杖琱文七寶毬。竇融一家三尚主,梁驥頻封萬戶侯。容色由來荷恩顧,意氣平生事俠遊。共道用兵如斷蔗,俱能走馬入長楸。紅鬣錦鬟風騄驥,黃絡青絲電紫騮。奔星亂下花場裡,初月飛來畫杖頭。自有長鳴須決勝,能馳迅足滿先籌。薄暮漢宮愉樂罷,還」歸堯室曉垂旒。

《幸梨園觀打毬應制》武平一[編輯]

令節重遨遊,分鑣戲綵毬。驂驔迴上苑,蹀??繞通溝。影就紅塵沒,光隨赭汗流。賞闌清景暮,歌舞樂時休。

《酬韓校書愈打毬歌》張建封[編輯]

僕本修文持筆者,今來帥領紅旌下。不能無事習蛇矛,閑就平場學使馬。軍中伎癢驍智材,競馳俊逸隨我來。護軍對引相向去,風呼月旋明光開。俯身仰擊復傍擊,難於古人左右射。齊觀百步透短門,誰羨《養由》遙破的。儒生疑我新發狂,武夫愛我生雄光。杖移鬃底拂尾後,星從月下流中場。人不約,心自一,馬不鞭蹄自疾。凡情莫辨捷中能,拙目翻驚巧時失。韓生訝我為斯藝,勸我徐驅作安計。不知戎事竟何成,且愧吾人言一惠。

《觀打毬有作》楊巨源[編輯]

新掃毬場如砥平,龍驤驟馬曉光晴。入門百拜瞻雄勢,動地三軍唱好聲。玉勒回時霑赤汗,花騣分處拂紅纓。欲令四海氛煙靜,杖底纖塵不敢生。

《拋毬樂詞》〈二首〉劉禹錫[編輯]

五綵繡毬圓,登君瑇瑁筵。最宜紅燭下,偏稱落花前。上客如先起,應須贈一船。

春早見花枝,朝朝恨發遲。及看花落後,卻憶未開時。幸有拋毬樂,一杯君莫辭。

《拋毬樂詩》〈二首〉皇甫松[編輯]

紅撥一聲飄,輕毬墜越綃。帶翻金孔雀,香滿繡蜂腰少小拋分數,花枝正索饒。

金蹙花毬小。真珠繡帶垂。幾回衝蠟燭。千度入春懷。上客終須醉。觥杯自亂排。

《觀打毬》張祐[編輯]

白馬頓紅纓,捎毬紫袖輕。曉冰蹄下裂,寒瓦杖頭鳴。叉手膠粘去,分鬃線道絣?!缸匝詿o戰伐,髀肉已曾生?!?/p>《宮詞》〈二首〉蜀花蕊夫人費氏[編輯]

小毬場近曲池頭,宣喚勳臣試打毬。先向畫廊排御幄,管絃聲動立浮油。

自教宮娥學打毬,玉鞍初跨柳腰柔。上棚知是官家認,遍遍長贏第一籌。

《題明皇打毬圖》宋·晁無咎[編輯]

宮殿千門白晝開,三郎沉醉打毬回。九齡已老韓休死,明日應無諫疏來。

《宮詞》楊太后[編輯]

擊踘由來豈作嬉,不忘鞍馬是神機。牽韁絕尾施新巧,背打星毬一點飛。

《春詞》元·薩都剌[編輯]

「深宮盡日垂珠箔,別殿何人度玉箏?!拱酌鎯裙贌o一事,隔花時聽打毬聲。

《蹋踘篇》〈二首〉郭翼[編輯]

倡園小奴花箇箇,蹋踘朝朝花裡過。釵墜蜻蜓髻倭墮。髻倭墮,玉瓏璁。倚嬌樹,雙臉紅。

綠雲草色光如苔,綵縷紅扇相當開。美人凌波蹴月來。蹴月來,不墮地。袖迴風,動羅袂。

《續?》〈蹋踘〉楊維楨[編輯]

「月牙束靿紅幧首?!乖虑懊撀淇ǘ?。君看腳底軟金蓮,細蹴花心壽郎酒。

《和鐵崖先生蹋踘篇》明·袁華[編輯]

冶家女兒髻偏梳,教坊出入不受呼。蹙金小襪飛雙鳧。飛雙鳧,曳雙袂。玉圍腰,珠絡臂。

《端午賜觀騎射擊毬侍醼》王紱[編輯]

葵榴花開蒲艾香,都城佳節逢端陽。龍舟競渡不足尚,詔令禁籞開毬場。毬場新開向東苑,一望晴煙綠莎軟。萬馬騫騰鼓吹喧,五雲繚繞旌旗展。羽林年少青綸巾,秀眉豐臉如神人。錦袍窄袖巧結束,金鞍寶勒紅纓新。紛紜來往尤迅速,馬上時看藏馬腹。背挽雕弓金鏃鳴,一翦柔條碎新綠。忽聞有詔命分棚,毬「先到手人誇能。馬蹄四合雲霧集,驪珠落地蛟龍爭。彩色毬門不盈尺,巧中由來如破的。剨然一擊電光飛,平地風雲轟霹靂。自矜得雋意氣粗,萬夫誇羨聲喧呼。摐金伐鼓助喜色,共言此樂人間無。鸞輿臨幸天顏喜,醼賜千官醉蒲醑。光祿尊開北斗傍,《簫韶》樂奏南薰裡。微臣何幸遭盛明,清光日」近多恩榮。呈詩敢擬《長楊》賦,萬歲千秋頌太平。

《端午日觀打毬應制》王直[編輯]

玉勒千金馬,琱文七寶毬。鞚飛驚電掣,伏奮覺星流。欻過成三捷,懽傳第一籌。慶雲隨逸足,繚繞殿東頭。

《蹴踘》沈一貫[編輯]

小桃微雨夜來香,朝入雞坊暮狗坊。無賴楊花偏解妬,團風先占打毬場。

蹴踘部紀事[編輯]

《史記蘇秦傳》:「臨菑甚富而實,其民無不吹竽鼓瑟,彈琴擊筑,鬥雞走狗,六博蹋鞠者?!?/p>

《西京雜記》:「太上皇徙長安,居深宮,悽悵不樂,高祖竊因左右問其故,以平生所好皆屠販少年,鬥雞蹴鞠,以此為歡,今皆無此,以故不樂。高祖乃作新豐?!埂稘h書東方朔傳》:「董君貴寵,天下莫不聞,郡國走馬蹴鞠,劍客輻輳董氏?!?/p>

《枚乘傳》:「乘子皋詔使賦平樂館,善之,拜為郎。從行至甘泉雍、河東。東巡狩,封泰山,寒,決河宣房,遊觀三輔,離宮館,臨山澤,弋獵射,馭狗馬,蹴鞠刻鏤,上有所感,輒使賦之?!埂醋ⅰ祹煿旁唬骸铬?,足蹴之也。鞠,以韋為之,中實以物,蹴蹋為戲樂也?!?/p>

《霍去病傳》:「去病在塞外,卒乏糧,或不能自振,而去病尚穿域蹋鞠也?!埂醋ⅰ捣唬捍┯虼┑貫榫鲜乙??!段骶╇s記》:成帝好蹴鞠,群臣以蹴鞠為勞體,非至尊所宜。帝曰:「朕好之,可擇似而不勞者奏之,家君作彈棋以獻?!?/p>

《後漢書梁冀傳》:「冀性嗜酒,能挽滿彈棋,格五六博、蹴鞠、意錢之戲?!?/p>

《太平御覽魏略》曰:「孔桂字叔林。性便妍,好蹴鞠,故太祖愛之,每在左右?!?/p>

《唐書薛仁貴傳》:仁貴子訥,訥生子嵩。嵩,相衛、洺、邢等州節度使。好蹴踘,隱士劉鋼勸止曰:「為樂甚眾,何必乘危邀晷刻歡?!贯詯?,圖其形坐右。

《郭知運傳》:「知運子英傑、英乂。英乂封定襄郡王,拜劍南節度使。教女伎乘驢擊毬,鈿鞍寶勒及他服用,日無慮萬數?!?/p>

《酉陽雜俎》:「張芬曾為韋皋行軍,曲藝過人。常于福感寺趯鞠,高及半塔?!?/p>

《唐書劉悟傳》:「悟犯法,繫河南獄。留守韋夏卿貸免,李師古厚幣迎之。始未甚知,後從擊毬,軒然馳突,撞師古馬仆。師古恚,將斬之。悟盛氣以語觸師古不慴,師古奇其才,令將後軍?!?/p>

《唐國史補》:憲宗問趙相宗儒曰:「人言卿在荊州毬場草生,何也?」對曰:「死罪有之。雖然,草生不妨毬子往來?!股蠟橹畣X。

《唐書宦者傳》:「劉克明得幸敬宗,敬宗善擊毬,於是陶元皓、靳遂良、趙士則、李公定、石定寬以毬工得見便殿?!?/p>

《周寶傳》:「寶會昌時遷方鎮,才校入宿衛,與高駢皆隸右神策軍,歷良原鎮使,以善擊毬俱備軍將軍。駢以兄事寶,寶強毅,未嘗詘意于人。官不進,自請以毬見。武宗稱其能,擢金吾將軍,以毬喪一目,進檢校工部尚書,涇原節度使?!?/p>

《東觀奏記》:「上敦睦九族,於諸侯王尤盡友愛。即位後於十六宅起雍和殿,每月三兩幸,與諸侯王擊鞠合樂,錫賚有差?!?/p>

《摭言》:「咸通中,新進士集月燈閣為蹴鞠會,四面看棚櫛比?!?/p>

《通鑑》:唐僖宗廣明元年二月,殺左拾遺侯昌業。昌業以上專務遊戲,上疏極諫。上大怒,召昌業至內侍省,賜死。上好蹴鞠鬥雞,尢善擊毬,嘗謂優人石野豬曰:「朕若應擊毬,進士舉須為狀元?!箤υ唬骸溉粲鰣蛩?,作禮部侍郎,恐陛下不免駁放?!股闲Χ?。

廣明元年三月,田令孜奏「以陳敬瑄、楊師立、王勖、羅元杲鎮三川?!股狭钏娜藫魵沦€之,敬瑄得第一籌,即以為西川節度使。

《南唐近事》:元宗幼學之年,馮權常給使左右,上深所親倖,每曰:「我富貴之日,為爾置銀靴焉?!贡4蟪?,聽政之暇,命親王及東宮舊僚擊鞠歡極,頒賚有等,語及前事,即日賜金三十斤,以代銀靴。權遂命工鍛靴穿焉。人皆哂之。

元宗嗣位之初,春秋鼎盛,留心內寵,宴私擊鞠,略無虛日。常乘醉命樂工楊花飛奏《水調詞》進酒,花飛唯歌「南朝天子好風流」一句,如是者數四。上既悟,覆盃大懌,厚賜金帛,以旌敢言。上曰:「使孫、陳二主得此一句,固不當有銜璧之辱也?!挂钊?,罷諸懽宴,留心庶事,圖閩弔楚,幾致治平。

《五代史梁家人傳》:「太祖東歸,留友倫宿衛,伺察昭宗所為。友倫擊鞠墜馬死,太祖大怒,以兵七萬至河中,昭宗涕泣,不知所為?!?/p>

《莊宗本紀》:同光三年「春正月庚子,如東京,毀即位壇為鞠場。二月己巳,聚鞠于新場?!?/p>

《洛中記異錄》:周先乙酉歲,王師平蜀,莊宗詔太原節度使孟知祥西入川,鎮成都。先是,蜀人打毬,或一捧便入湖子者為「猛入」,音訛為「孟入」,得蔭一籌。其後孟得兩蜀之地,乃僭大號,洎子昶降,乃知蔭一籌者果一子也。

《遼史穆宗本紀》:應曆三年「三月庚寅,如應州擊鞠。丁酉,漢遣使進毬衣及馬?!?/p>

《馬得臣傳》:「得臣為諫議大夫,知宣徽院事。時上擊鞠無度,上書諫曰:『臣竊觀房元齡、杜如晦,隋季書生,向不遇太宗,安能為一代名相?臣雖不才,陛下在東宮,幸列侍從,今又幸得侍聖讀,未有裨補聖明。陛下嘗問臣以貞觀開元之事,臣請略陳之。臣聞唐太宗侍太上皇宴罷,則挽輦至內殿,元宗與兄弟歡飲,盡家人禮。陛下嗣祖考之祚,躬侍太后,可謂至孝。臣更望定省之餘,睦六親,加愛敬,則陛下親親之道,比隆二帝矣。臣又聞二帝耽玩經史,數引公卿講學,至于日昃。故當時天下翕然向風,以隆文治。今陛下游心典籍,分解章句,臣願研究經理而篤行之,二帝之治,不難致矣』?!钩加致勌谏漉?,唐儉諫之;元宗臂鷹,韓休言之,二帝莫不樂從。今陛下以毬馬為樂,愚臣思之,有不宜者三,故不避斧鉞言之。竊以君臣同戲,不免分爭,君得臣愧,彼負此喜,一不宜。躍馬揮杖,縱橫馳鶩,不顧上下之分,爭先取勝,失人臣禮,二不宜。輕萬乘之尊,圖一時之樂,萬有一銜勒之失,其如社稷太后何?三不宜。倘陛下「不以臣言為迂,少賜省覽,天下之福,群臣之願也?!箷?,帝嘉歎良久。

《蕭孝忠傳》:孝忠為東京留守時,禁渤海人擊毬。孝忠言,「東京最為重鎮,無從禽之地,若非毬馬,何以習武。且天子以四海為家,何分彼此,宜弛其禁?!箯闹??!哆[幸表》:興宗重熙十一年十二月,幸延壽寺飯僧,詔宋使觀擊鞠。

《耶律塔不也傳》:「塔不也仲父房之後,以善擊鞠幸於上。凡馳騁鞠不離杖?!?/p>

《燕山叢錄》:「顯靈宮道士韓承義,工於蹴踘,肩背膺腹皆可代足,兼應數敵,皆給。自弄乃使踘繞身,終日不墮?!?/p>

《宋史郭從義傳》:從義以左金吾衛上將軍致仕,善擊毬,嘗侍太祖於便殿,命擊之。從義易衣跨驢,馳驟殿庭,周旋擊拂,曲盡其妙。既罷,上賜坐,謂之曰:「『卿技固精矣,然非將相所為』。從義大慚?!?/p>

《禮志》:「打毬本軍中戲,太宗令有司詳定其儀,三月會鞠大明殿,有司除地豎木,東西為毬門,高丈餘,首刻金龍,下施石蓮花,坐加以采繢,左右分明。主之以承旨二人,守門衛士二人,持小紅旗,唱籌,御龍官錦繡衣,持哥舒棒,周衛毬場。殿階下,東西建日月旗。教坊設龜茲部鼓樂于兩廊,鼓各五。又于東西毬門旗下各設鼓五?!归x門豫定分朋狀取裁,親王、近臣、節度、觀察、防禦、團練使、刺史、駙馬都尉、諸使司副使、供奉官、殿直悉預。其兩朋官,宗室節度以下,服異色繡衣,左朋黃襴,右朋紫襴。打毬供奉官,左朋服紫繡,右朋服緋繡。烏皮靴,冠以華,插腳,折上巾。天廄院供馴習馬,并鞍勒,帝乘馬,出教坊、《大合》《涼州曲》。諸司使以下前導,從臣奉迎。既御殿,群臣謝宣召,以次上馬。馬皆結尾分朋,自兩廂入,序立于西廂。帝乘馬當庭西南駐。內侍發金合,出朱漆毬擲殿前,通事舍人奏云:「御朋打東門?!沟蹞魵?,教坊作樂,奏鼓。毬既度,颭旗鳴鉦,止鼓,帝回馬,從臣捧觴上壽,貢物以賀,賜酒即列拜。飲畢上馬,帝再擊之,始命諸王大臣馳馬爭擊,旗下攂鼓將及門,逐廂急鼓毬度,殺鼓三通,毬門兩傍置繡旗二十四,而設虛架於殿東西階下,每朋得籌,即插一旗架上以識之。帝得籌,樂少止,從官呼萬歲,群臣得籌則唱好,得籌者下馬稱謝。凡三籌畢,乃御殿召從臣飲。又有步擊者,乘驢騾擊者,時令供奉者朋戲以為樂云。

《文彥博傳》:「彥博知益州,嘗擊毬。鈐轄廨聞外喧甚,乃卒長杖一。卒不伏,呼入問狀,令引出與杖,又不受,復呼入斬之竟,毬乃歸?!?/p>

兒《世說》:文潞公幼與群兒擊毬,毬蹴入柱穴中,公以水灌之,毬即浮出。

《過庭錄》:滕甫元發視范文正為皇考舅,自少侍文正側,文正愛其才,待如子甫。愛擊角毬,文正每戒之,不聽。一日,文正尋大郎肄業,乃擊毬于外。文正怒,命取毬,令小吏直面以鐵槌碎之。毬為鐵所擊,起中小吏之額。小吏護痛間,滕在傍拱手微言曰:「快哉!」文正亦優之。

《紫薇雜記》:熙寧間,神宗與二王禁中打毬,上問二王欲賭何物,徐王曰:「臣不別賭物,若贏時只告罷了新法?!?/p>

《揮麈後錄》:高俅者,本東坡先生小史,筆扎頗工。東坡自翰苑出帥中山,留以予曾文肅,文肅以史令已多辭之,東坡以屬王晉卿。元符末,晉卿為樞密都承旨,時祐陵為端,王在潛邸日,已自好文,故與晉卿善。在殿廬待班解后,王云:「今日偶忘記帶篦刀子來,欲假以掠鬢,可乎?」晉卿從腰取之,王云:「『此樣甚新可愛』。晉」卿言:「近創造二副,一猶未用,少刻當以馳內?!怪镣?,遣俅齎往,值王在園中蹴鞠,俅候報之際,睥睨不巳。王呼來前詢曰:「汝亦解此技耶?」俅曰:「能之?!孤顚︴?,遂愜王之意,大喜,呼隸輩云:「可往傳語都尉」,既謝,篦刀之貺,并所送人皆輟留矣。由是日見親信。踰月,王登寶位,上優寵之,眷渥甚厚,不次遷拜。其儕類援以祈恩,上云:「汝曹爭如彼好腳跡邪?」數年間建節循至使相,遍歷三衙者二十年,領殿前司職事,自俅始也。父敦復,復為節度使,兄伸,自言業進士,直赴殿試,後登八坐,子姪皆為郎,潛延閣,恩倖無比,極其富貴,然不忘蘇氏,每其子弟入都,則給養問恤甚勤。靖康初,祐陵南下,俅從駕至臨淮,以病為解,辭歸京。當時侍行如童貫、梁師成輩皆坐誅,而俅獨死于牖下。

《過庭錄》:王齊叟彥齡,霖弟也,有絕才,九流無所不能。宣和間以蹴踘馳天下,名

《宋史周必大傳》:必大除兵部侍郎兼太子詹事。上日御毬場,必大曰:「固知陛下不忘閱武,然太祖二百年天下,屬在聖躬,願自愛?!股细娜菰唬骸盖溲陨踔?,得非虞銜橛之變乎?正以讎恥未雪,不欲自逸爾?!股媸套x,改吏部侍郎,除翰林學士。久雨,奏請減後宮給使,寬浙郡積逋,命省部議優恤。內直宣引,論金星近前星,武士擊毬,太子亦與,臣甚危之。上俾語太子,必大曰:「太子,人子也,陛下命以驅馳,臣安敢勸以違命,陛下勿命之可也?!?/p>

《桯史》:「隆興初,孝宗銳志復古,戒燕安之鴆,躬御鞍馬以習勞事,倣陶侃運甓之意。時召諸將擊鞠殿中,雖風雨亦張油帟,布沙除地。群臣以宗廟之重,不宜乘危,交章進諫,弗聽。一日,上親按鞠,折旋稍久,馬不勝勩,逸入廡間,簷甚低,觸于楣,夾陛驚呼失色,亟奔湊馬,已馳而過。上手擁楣垂立,扶而下,神采不動,顧指」馬所往使逐之,殿下皆稱萬歲。蓋與藝祖「抵城挽鬃事若合符節,英武天縱,固宜有神助也。

《貴耳集》:蕭鷓巴恭奉孝廟擊毬,每聖語許除步帥,久不降旨,孝廟亦以北人不欲處三衙。忽鷓巴醉中語侵孝廟云:「官家會亂說,許臣除步帥數次,久不降旨?!剐R怒,送福州居住。居數月,德壽忽語孝廟云:「蕭鷓巴如何不見?」孝廟舉前說奏知,德壽云:「北人性直,官家不當戲之?!箚救w來,德壽賜錢五千緡,仰福帥津「遣赴闕,仍舊還職?!辜暗聣郯l引日,鷓巴號哭,於路欲絕。北人歸順本朝,真終始而不變者也。

《東京夢華錄》:「駕登寶津樓,諸軍呈百戲。先設綵結小毬門于殿前,有花裝男子百餘人,皆裹角子,向後拳曲,花愨頭,半著紅,半著青。錦襖子,義欄束帶絲鞋,各跨雕鞍花?!?b>?驢子分為兩隊,各有朋頭一名,各執綵畫毬杖,謂之「小打?!挂慌箢^用杖擊弄毬子,如綴毬子,方墜地,兩朋爭占,供與朋頭。左朋擊毬子過門,《入孟》為勝;右朋向前爭占,不令入孟?;ハ嘧分?,得籌謝恩而退。

宰執、親王、宗室百官入內上壽。左右軍築毬殿前,旋立毬門,約高三丈許,雜綵結絡,留門一尺許。左軍毬頭蘇述,長腳愨頭,紅錦襖,餘皆卷腳愨頭,亦紅錦襖十餘人,右軍毬頭孟宣,并十餘人,皆青錦衣。樂部哨笛杖鼓斷送。左軍先以毬團轉眾,小築數遭,有一對;次毬頭,小築數下,待其端正,即供毬與毬頭《打犬膁》過毬門。右軍承得毬,復團轉眾,小築數遭。次毬頭,亦依前供毬。與毬頭,以大膁打過,或有即便復過者勝。勝者賜以銀盌錦綵,拜舞謝恩,以賜錦共披而拜也。不勝者,毬頭喫鞭,仍加抹搶下酒,假黿魚密浮酥捺花。

《夢溪筆談》:海州士人李慎言,嘗夢至一處水殿中,觀宮女戲毬,山陽蔡繩為之傳,敘其事甚詳,有《拋毬曲》十餘闋,詞皆清麗。今獨記兩闋:「侍燕黃昏曉未休,玉階夜色月如流。朝來自覺承恩醉,笑倩傍人認繡毬?!埂缚昂匏寮規椎弁?,舞裀揉盡繡鴛鴦。如今重到拋毬處,不是金爐舊日香?!?/p>

《金史禮志》:「拜天,金因遼舊俗,以重五、中元、重九日行拜天之禮。重五於鞠場,中元於內殿,重九於都城外。其制刳木為盤,如舟狀,赤為質,畫雲鶴文。為架高五六尺,置盤其上,薦食物其中,聚宗族拜之。若至尊,則於常武殿築臺,為拜天所。重五日質明,陳設畢,百官班俟于毬場樂亭南,皇帝靴袍乘輦,宣徽使前導,自」毬場南門入,至拜天臺,降輦,至褥位,皇太子以下百官皆詣褥位。宣徽贊拜,皇帝再拜,上香又再拜,排食拋盞畢,又再拜;飲福酒,跪飲畢,又再拜。百官陪拜。引皇太子以下先出,皆如前導,引皇帝回輦,至幄次更衣,行射柳擊毬之戲,亦遼俗也。金因尚之。凡重五日拜天禮畢,插柳毬場為兩行,當射者「以尊卑序。各以帕識其枝,去地約數寸,削其皮而白之。先以一人馳馬前導,後馳馬,以無羽橫鏃箭射之。既斷柳,又以手接而馳去者為上;斷而不能接去者次之;或斷其青處,又中而不能斷與不能中者為負?!姑可浔胤ス囊灾錃?,已而擊毬,各乘所常習。馬,持鞠杖,杖長數尺,其端如偃月。分其眾為兩隊,共爭擊一毬。先于毬場南立雙桓,置板下開一孔為門,而加網為囊,能奪得鞠,擊入網囊者為勝?;蛟唬簝啥藢α⒍T,互相排擊,各以出門為勝。毬狀小如拳,以輕韌木枵其中而朱之,皆所以習蹺捷也。既畢賜宴,歲以為常。

《馬貴中傳》:貴中為司天監。大定八年,世宗擊毬于常武殿,貴中上疏諫曰:「陛下為天下主,守宗廟社稷之重,圍獵擊毬,皆危事也。前日皇太子墜馬,可以為戒,臣願一切罷之?!股显唬骸缸孀谝晕涠ㄌ煜?,豈以承平遽忘之邪?皇統嘗罷此事,當時之人皆以為非朕所親見,故示天下以習武爾?!?/p>

《朮虎筠壽傳》:貞祐間,為器物局直長,遷副使。貞祐三年七月,工部下開封市白牯取皮治御用鞠仗。筠壽以其家所有鞠仗以進,因奏曰:「中都食盡,遠棄廟社,陛下當坐薪懸膽之日,奈何以毬鞠細物動搖民間,使屠宰耕牛以供不急之用,非所以示百姓也?!剐诓粦?,擲仗籠中。明日,出筠壽為橋西提控。

《石抹元傳》:石抹元,字希明,懿州路胡土虎猛安人。七歲喪父,號泣不食者數日。十三居母喪如成人。嘗為擊鞠戲馬踣嘆曰:「生無兄弟而數乘此險,設有不測,奈何?」由是終身不復為之。

宣宗明惠皇后傳點檢撒合輦教上騎鞠,后傳旨戒之云:「汝為人臣,當輔君以正,顧乃教之戲邪?再有聞,必大杖汝矣?!?/p>

《元史阿沙不花傳》:不花平章政事,有近臣蹴踘帝前,帝即命出鈔十五萬貫賜之。阿沙不花頓首言曰:「以蹴踘而受上賞,則奇技淫巧之人日進,而賢者日退矣,將如國家何?臣死不敢奉詔?!鼓酥?。

《蘭陽縣志》:「周佺善蹴踘,曲折迴旋,極盡其致

蹴踘部雜錄[編輯]

《劉向別錄》:「蹴踘者,傳言黃帝所作?;蛟?,起戰國之時。蹋踘兵勢也,所以練武士,知有材也。皆因嬉戲而講練之?!?/p>

《太平御覽》·《風俗通》曰:「丸毛謂之鞠?!?/p>

郭璞《二蒼解詁》曰:「鞠毛丸,可蹋戲?!?/p>

《會稽典錄》曰:「漢末,三國鼎峙,年興金革,上以弓馬為務,家以蹴踘為學,干是名儒洪筆,絕而不續?!?/p>

《緗素雜記》:世俗有蹙融之戲,謂以奕局取一道人,各行五棋,即所謂格五也。唐《資暇集》謂:融宜作戎,此戲生于黃帝蹙踘,意在軍戎也。殊非圓融之義。又引庾元威著《座右方》,所言蹙戎者,即今之蹙融也,其說甚佳。然謂生于黃帝蹙鞠,則又誤矣。按《漢書枚皋傳》云:「蹙鞠刻鏤?!褂帧痘羧ゲ鳌吩疲骸干写┯??!?b>?鞠,《顏師古注》云:「鞠以韋為之,中實以毛蹴?!?b>?以為戲樂也。則蹙鞠非蹙融明矣。案《西京雜記》云:「漢成帝好蹙鞠,群臣以蹙鞠為勞體,非至尊所宜。帝曰:『朕好之,可擇似而不勞者奏之,家君乃作彈棋以獻』?!褂痔蒲︶院悯揪?,劉鋼勸止之,曰:「為樂甚眾,何必乘危邀頃刻之歡?」皆謂蹙鞠為勞動,則明知非蹙戎也。今人又以蹙鞠為擊鞠,蓋蹴擊一也。沈存中乃以擊鞠為「擊木毬子」,故謂與蹴鞠異,反以為傳寫之誤,非也。故《唐書》所載,但云「擊毬」,不謂之鞠,其義甚明。

《畫墁錄》:顏師古註《前漢蹴踘》:「蹴踘以韋為之,中實以物,蹴踏為戲樂。若于氣毬中用物,何如勝踢?!构嗜艘嘤兄囎?。

《中山詩話》:鞠皮為之,實以毛蹙蹋而戲,晚唐已不同矣。歸氏子弟嘲皮日休云:「八片尖皮砌作毬,火中燀了水中揉。一包閑氣如常在,惹踼招拳卒未休?!菇窳龔湍苤?,述曰:「背裝花屈膝,白打大廉斯。進前行兩步,蹺後立多時?!沽姇x公無由,會公蹴毬後園,偶迸出,柳挾取之,因懷所業,戴毬以見。公出書再拜者三。每拜,毬起,復于背《膂愨》頭間,公乃笑而奇之,遂延于門下。然弟子拜師,常理也,獨毬多賤人能之,每見勞于富貴子弟,莫不拜辭而去,此師拜弟子也。術不可不慎,此亦可喻大云。

《齊東野語》《蹴踘謎》云:「瞻之在前,忽焉在後。樂然後笑,人不厭其笑?!?/p>

《太平清話》:踏踘始于軒后,軍中練武之劇,以革為圜囊,實以毛髮,今則鼓之以氣。又有滾弄、飛弄之技,不知始于何人。國初彭氏雲秀以女流清芬,挾是技遊江海,叩之謂有解,一十有六。詹同文贈之以「袞弄行」、「珍珠船」,淮南陽渥燃千圍之燭以擊毬。

《陝西通志》:「蹴鞠之戲,蓋古兵勢也。漢兵家有《蹴鞠》二十五篇。蹴毬始于唐,植兩修竹,高數丈,絡網于上,為以度毬,毬工輒分左右朋以角勝負焉?!?/p>

事物原始:劉向《別錄》云:「蹴踘,黃帝軍中之樂,所以練武事也?;蛟唬浩鹩趹饑鴷r。蹋踘,兵勢也?!拱?,唐歸日安嘲皮日休云:「八片尖斜砌作毬,火中燀了水中揉。一包閑氣如常在,惹踼招拳卒未休?!勾丝梢娖渲埔?。宋柳三復云:「背裝花屈膝,白打大廉斯。進前行兩步,蹺後立多時?!勾丝梢娖浞ㄒ?。今時小兒以鉛錫為錢,裝以雞羽,呼為「箭子?!谷某扇鹤咣}有裡外廉、拖鎗、聳膝、突肚、佛頂珠、剪刀、拐子名色,亦《蹴踘》之遺意也。

蹴踘部外編[編輯]

唐杜光庭《錄異記》:「蘇校書者,好酒,唱望江南,善製毬杖,外混于眾,內潛修真。每有所闕,即以毬杖干于人,得所酬之金以易酒。一旦于郡中白日昇天,約是壬申、癸酉年也?!箷x州汾西令張文渙長官說此。

免責聲明:非本網注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并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一周熱門

查看更多
注册即送39 无需申请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